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2325456987
当前位置:保利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奇闻女医生被锤杀 发现凶手和丈夫长得一样?
女医生被锤杀 发现凶手和丈夫长得一样?
2023-01-23

种种巧合的背后,到底藏着什么阴谋?

2015年,6月28日,星期日。美国佛罗里达州,正值夏季。

时间已将近深夜,女医生特蕾莎·西弗斯(Teresa Sievers),正匆忙地从机场往家赶,她刚刚提前结束了和家人们的旅行,打算第二天一早准时去自己的诊所上班。

机场监控中,行色匆匆的特蕾莎。

住在博尼塔斯普林斯(BonitaSprings)的特蕾莎,在当地算得上是小有名气的人物,她是一名工作负责又敬业的成熟医师,总会牺牲休假为患者们提供服务。

那天特蕾莎一个人赶回家时,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回家的路上,她还特意打了个电话,向还在外地的老公和女儿们报了平安。

那时,根本没人想到,曾让特蕾莎最有安全感的家,竟会成为让她陷入死亡的恐怖坟墓。

晚上11点左右,特蕾莎打开了家里的门,刚踢掉高跟鞋放下行李,可能准备去厨房接杯水喝,突然有人从她身后冲了出来,开始用硬物击打她的头部。

剧烈的疼痛让特蕾莎瞬间失语,惊讶之余,她更觉得迷惑又害怕!

特蕾莎家中,装配了最高级别的安保系统,照理说,如果有袭击者闯入,就会触发警报,但案发的时候,她家的警报完全没反应。

当特蕾莎转身去看凶手的脸时,还被吓到失声尖叫起来。

凶手对特蕾莎的击打一直没停下,一下、两下……数十下……特蕾莎很快倒在了地上,她那短促的几声惊呼,也没有引起邻居们的重视。直到第二天,她的惨死才被人发现。

业务能力一流的特蕾莎医生,总是自信地笑着。

作为诊所的主力,特蕾莎医生之前从未缺勤过,但6月29日那天,她的电话始终打不通,手足无措的下属们,只好联系了特蕾莎的老公马克·西弗斯(Mark Sievers)。

马克当时人还在外地,正和女儿们度着假,听说妻子失联后,他也非常惊讶。

但因为前一晚刚和妻子联络过,马克认为妻子应该在家,但可能是身体不适或者睡过头了。马克很快联系到了一个好友,请他去家中查看情况,结果却发现了特蕾莎的尸体。

当地警方接到报案后,很快赶到了现场,他们也确认了厨房就是案发的地点。

时年46岁的特蕾莎在遇袭后,很快就死亡了,她的头部遭到了钝器的反复击打,据测算应该至少持续击打了17次之多,因此她的颅骨几乎粉碎,脸部也严重变形了,初步判断这应该就是她的死因。

血污满地的案发现场。

因为特蕾莎的损伤情况严重,现场布满了血污,她倒下的地方,也形成了一片浓稠的暗红色血泊。尸体的不远处,还发现了一把带血的锤子,看起来成色很新,锤头和锤柄都布满了暗红的血迹。后经过痕迹比对,可以确认那就是作案凶器。

公寓的一扇门上,发现了被撬锁的痕迹,屋内的安保系统虽然没坏,但在案发的时段却离奇地被人关闭了。

现场没有留下可供比对的有效物证,没有指纹也没有鞋印和毛发,甚至连多余的翻动或破坏痕迹都没有,此外,死者身上穿戴的贵重首饰均无丢失,当时公寓内存放着的4万多元的美金,凶手也分毫未动。

现场的财物,基本都未被拿走。

那他闯入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吗?他又为何盯上了特蕾莎呢?

从目前的证据和现场情况来看,针对特蕾莎的谋杀,似乎是早有预谋的,而凶手对她的恨意可能就是杀人动机。

那么案件的突破口,也许就在特蕾莎的工作以及社交关系上。但这个调查方向,竟很快让警方走入了死胡同。

在病人中,特蕾莎的口碑是一流的,她简直是天使般的存在。特蕾莎医生为人乐观且极富感染力,对患者总是很热情,因此几乎没有什么医患矛盾。且因为在医学界的影响力,特蕾莎也算是个明星医生,经常出席各种演讲场合,在周围人看来她总是成功而自信的。

特蕾莎和孩子们旧照。

虽然急性子的特蕾莎曾因为小小失误和摩擦,多次严厉指责甚至辱骂下属,但她也是那种说过就忘的人,大部分时间和下属们都相处得还算融洽,因此,部分下属虽然对她有怨言,但多年来也并未真的翻过脸或离职不干。

至于婚姻关系,熟知特蕾莎和她丈夫马克的人,都觉得他们俩令人羡慕。

一贯都是大女人风格的特蕾莎,早年经历过一次短暂的婚姻,遇到马克时,她已经年过30了。他们相识后不久,就认定了彼此,在正式结婚前,就有了第一个女儿。

二人的婚礼低调却浪漫,他们只是在新置办的住宅附近的海滩上,接受了亲友们的祝福。回忆起那天,很多人还记得特蕾莎和马克在夕阳下相拥,彼此脸上都挂着笑容的画面。婚后第二年,他们的二女儿也出生了。为了配合妻子发展事业,马克主动做起了“家庭主夫”,承担起了料理家务、照顾女儿的责任。婚前就担任过护士的马克,为人和善,对家庭和家人也很认真有耐心,家里的事务基本都不用特蕾莎多操心。

特蕾莎和马克在婚礼上唯美的对视。

和特蕾莎相比,马克的性格是完全相反的,但正因为他们的互补,风风雨雨间,这对夫妻携手走过了十年之久。

女儿们都大了些之后,重回职场的马克,在妻子的诊所担任主事经理。他在工作中任劳任怨,算得上是辅助妻子的好丈夫表率了。

案发后,人在外地的马克,第一时间就“打了飞的”赶回家中。满脸悲痛的他,在面对警方的例行调查时,一直是非常配合的。他几乎毫无保留地交出了所有私人物品,还反复叮嘱办案的警员,一定要全力缉凶。

但警方一开始就对这个坦率的丈夫,抱有很大的怀疑。因为马克和他家里被关闭的警报系统,其实有着很微妙的联系。

案发那天早晨六点多,受托照顾夫妻俩家中宠物的婆婆,突然发现门打不开了,于是致电求助儿子。而马克在电话里指导母亲远程关闭了安保系统,后来却没教她怎么重启。

而下午,他们家就被人撬了锁,凶手也乘机潜入家中。

不过马克的嫌疑很快就被排除了,因为在案发的时段内,他有绝对不在场的证明。

马克和特蕾莎婚后旧照。

针对受害者人际关系的调查,至此遇到了不小的困难,但警方同时还在关注的其他物证细节,已经有了重大突破。

案发当天,曾有两名陌生男子,在特蕾莎家附近出没过,两人开着像是租来的车,还曾去过加油站、超市等地,购买了许多可疑的物资,比如手套、撬棍、榔头、黑色的鞋子等等。他们在付款时,还使用了无法快速追踪到个人信息的现金支付方式。

因为他们的形迹太过可疑,警方决定继续追查两人的行踪和来历。结果发现,这两人居然是从1100公里外的密苏里州,一路驾车过来的。

驱车千里的离奇谋杀。

根据事后调出的租用车辆定位记录来看,他们涉案的证据非常确凿。GPS系统中,还保留着特蕾莎家的地址的导航记录。这些虽然算不上是能够定罪的完整证据链,可也足够让警方有底气将他们查到的两名嫌疑人,带回警局深度调查了。

这两人一个叫做柯蒂斯·赖特(Curtis Wright),一个叫做吉米·罗杰斯(Jimmy Rodgers)。他们被捕后,一直关注着案情进展的特蕾莎亲友以及部分群众,都暗暗松了口气,但在从新闻转播中看到被捕的嫌犯时,他们心里都犯起了嘀咕。

因为其中的一个人,实在和特蕾莎的丈夫太像了!那个人就是柯蒂斯。

被监控拍下的两名嫌疑人。

被捕后的吉米和柯蒂斯。

不仅如此,柯蒂斯和马克其实是私交很好的发小,他是一名计算机行业的工程师,还曾在马克的引荐下,为特蕾莎的诊所处理过设备故障的问题。

因此特蕾莎的一些员工和亲友,也都对他有印象。因为机缘巧合,柯蒂斯还曾私下和大家接触过几次,每次都是在马克举办的聚会上,那时两人总是聊得很开心,马克也很喜欢开玩笑称,他和柯蒂斯是“生在两个家的亲兄弟”。

那么柯斯蒂为什么会千里迢迢地跑去杀人呢?他明明和马克夫妇的私交还算不错。难道是他和特蕾莎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?

警方当时查遍了两人之间的关联,结果发现两人算不上相熟,因为柯蒂斯一直以来,都是和马克进行单方面联系的。

答案只有可能在马克的身上了,他才是被害人和凶手之间最大的交集。

他们很快便发现这个男人在案发后,似乎有过一些反常的举动。

比如在妻子下葬当天,马克曾被邻居看到偷偷处理了一批妻子的电脑;

有些邻居还察觉,马克很快对妻子的死亡,显现出了漠不关心的态度,他不仅每天都跑去附近的海滩上休闲,还在家办起了派对,并邀请邻居们都去参加;

有段时间,马克似乎已经不怎么在意警方对案件的调查进展了,直到他的发小柯蒂斯被捕后,马克才变得紧张起来,他开始拒绝采访,躲在家中不再出门了。

这些反常,让办案的警探们,几乎可以认定这个丈夫参与了杀妻,而因为他有同谋,之前让马克洗脱嫌疑的不在场证明,也就不攻自破了。

马克和孩子们旧照,他曾说女儿们就是他的第二生命。

后续的破案过程,算是相当顺利了。

两个嫌疑人的家属,在他们被捕后,都积极提供了重要的罪证。

柯蒂斯的妻子回忆称,他的丈夫在案发前就表现得很反常,平时手机从不离身的他,那次出门却没带手机,而且之后一直没回家拿。不过他并没隐瞒自己的去向,出发前柯蒂斯就说明是要去发小家里修电脑,可能隔天才会回来。

而吉米的女友,更是直接供出了吉米曾和她一起丢弃了关键罪证的事实。

案发后不久,吉米带她开车兜风时,曾半路丢弃过被砸碎的一次性手机,还扔掉了一些可疑的衣物,包括黑色的鞋、蓝色的工作裤等等。

公路边找到的证物残片。

吉米还曾在女友面前承认自己用锤子杀死了特蕾莎,当时女友被他吓了一大跳,但因为太害怕,她一直没去报警。

吉米的女友也直接说出了马克的名字,并表示吉米曾承认,谋杀都是马克的主意,他愿意为此付出巨额的酬金,而在吉米和柯蒂斯出发前,吉米也已经收到了柯蒂斯支付的一万美元预付金。

不过马克委托的人只有柯蒂斯一个,但因为柯蒂斯害怕失败,才雇佣了有犯罪前科的吉米。因为吉米很早就混社会了,他在自己的小江湖里,一直都有“锤子吉米”的外号……至此,本案的所有环节都被串起来了。

根据嫌疑人家属们的证词,警方首先找到了那条被丢弃的蓝色工作裤,通过分析,裤子的纤维样本和死者身上发现的残留样本可验证同一。这也是能证实两人谋杀特蕾莎的证据链上最关键的一环。

二人的作案过程后来也被还原了,案发的前一天,6月27日周六,他们就一起租了车,连夜开到了目的地;第二天他们采购好了作案工具,因为时间还早,两人之后还悠哉地去附近的海滩兜了风,还买了海滩的旅游纪念T恤。

导航系统完全记录了两名嫌犯的全部停留记录。

直到下午,他们才潜入特蕾莎的家,等待了5、6个小时后,在特蕾莎进门后,实施了谋杀。得手后,他们又连夜驾车返回,在案发后的几天内,又陆续抛弃了作案工具。

更令人作呕的是,柯蒂斯事后还若无其事地回到过案发现场:作为特蕾莎和马克的熟人,他当时携了妻子,一起出席了特蕾莎的葬礼。

不过这起谋杀之所以能成功,是离不开马克的配合的。

对死去的特蕾莎而言,最深的杀意,原来一直都近在枕边。但完美丈夫马克,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呢?

为了解开他的杀妻谜团,警方的调查仍不能止步。他们还需要找到更多强有力的物证,将马克的罪名坐实。

深度调查了马克和柯蒂斯的所有通讯记录后,警方发现他们似乎一直在用暗语保持着秘密联系,在他们丢弃和毁掉的物品中,也都发现了可以反追踪的一次性通讯用品的遗骸。

疑似被马克遗弃的一堆物品,被警方尽力找回了。

而在马克和妻子特蕾莎的通讯记录中,警方看到了他们已经逐渐冷却的情感。一开始夫妻俩的聊天很频繁,言语也很亲昵,甚至还会聊些具有性挑逗意味的话题。但最近几年,二人的交流明显减少,经常都是马克频繁地发信息给妻子,但妻子的回应热情明显降低了。

夫妻俩的家中,虽然发现了数额较大的一笔现金,但警方深入追查了他们的经济情况后,意外发现特蕾莎的诊所在一年前左右,就欠下了一笔巨额税金,拖欠产生的款项甚至已经超过了诊所的年营收额。而夫妻俩共同经营着的诊所,收益情况也不良好,基本是时有时无的状态。

显然,这对在外人眼中很风光,生活美满的夫妻,其实已经面临着很大的困境了。

马克和特蕾莎曾经温馨的家。

后来特蕾莎的一些密友,也出面透露,特蕾莎最近正在想办法离开马克,他们的感情已经名存实亡了,两人曾经的激情和浪漫,好像都被亲情和琐碎代替了。

最后,还有最可疑的一点。

妻子出事后,马克曾很主动地追问过保险公司有关被保险人死亡赔偿的细则,他曾和妻子联名购买过巨额的意外保险,据称这张保单的保险赔付金额,可能会高达440万美元。

假设马克得到了钱,他就可以痛快又富有地告别这段婚姻了,但如果他是被妻子提出离婚的,那么多年来一直身为家庭主夫的他,可能根本得不到什么,甚至还会因为没有稳定的工作,失去对两个宝贝女儿的监护权。

“他说过,决不能失去孩子们。他很爱两个女儿,所以找我帮他。”

吉米的女友摊牌后,柯蒂斯也很快对警方服了软。不过他在认罪的同时,也希望此举可以减轻自己的判罚。

马克和柯蒂斯聚会时合照,左为柯蒂斯。

2016年,距离案发将近一年后,柯蒂斯·赖特和吉米·罗杰斯,终因特蕾莎被杀一案公开受审。因为该案证据确凿,在短短4小时的庭审之后,法庭就宣判了结果。

吉米被判一级谋杀罪,终身监禁,而柯蒂斯因有认罪情节,被判二级谋杀罪,入狱25年。

又过了3年之后的2019年,马克·西弗斯涉嫌谋杀妻子一案也进入了审判程序。

虽然当时检方准备的线索和证据,都算是相当完备了,但由于部分关键信息已经没有办法完全还原,所以能够直接指控马克涉案的罪证并算不扎实。

因此,这场审判也相对要艰难和复杂一些,前后持续了大概一周多的时间。

整个庭审过程中,马克一直都没有承认过自己的杀意和嫌疑,即使他根本无法合理地回答任何质疑和尖锐的追问。马克也始终都在声明着,自己对亡妻和孩子们的爱。但他的恳求和真情流露,没有打动任何人——陪审团最终认定马克有罪,他被判一级谋杀罪名成立,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。

特蕾莎被杀一案至此尘埃落定,不过其中的一些细节仍让人难以理解。

审判结束后,抱在一起痛哭的特蕾莎一家。

根据一些熟人的回忆,柯蒂斯和马克在很小的时候,长相还算是有明显区别的,虽然他们的脸型和五官都有些神似,但相似度还没有后来那么高。

大概就是在马克结婚后不久,柯蒂斯好像就一直故意将外表改变得更靠近发小,比如他开始留胡子,又比如他给自己突然剃了个大光头……而在这之后,他们的关系好像更好了。

那么,他们之间的合作谋杀真的是偶然吗?会不会还存在着什么更复杂的关联甚至是阴谋呢?

而马克为何非得找一个和自己非常神似的人,来杀死妻子呢?他的这个选择,难道不是更容易暴露自己吗?

这一切的答案,大概只能成为烂在马克肚子里的谜团了吧。

审判出庭时的柯蒂斯(左)和马克(右)。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